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

磁鐵和鐵片—斯瓦米‧維韋卡南達與聖‧羅摩克里希那的相遇

斯瓦米‧維韋卡南達原名為Narendra Nath Datta,出生於剎帝利階級,是家裡的長男,家庭富裕而且擁有良好的社會地位。他從小天資聰穎過人,在學業、運動、音樂等任何方面都表現出色,個性勇敢、堅毅,也是朋友之間的中心人物。Narendra自幼就展現強烈的宗教傾向,當其他孩子正在玩遊戲時,常常只有他在神像前冥想好幾個小時。
因應Narendra成長時代的風潮,受現代主義及理性主義的洗禮下,他成為現代化的青年。Narendra排斥無條件的信仰,如果沒有明確的證據的話,他什麼也不相信。雖然廣泛地遍讀群書、和學者們討論、尋求宗教家們的意見等等,很遺憾的是,這些都無法解開他對於人生最終極真理的所有疑惑。有人告訴他,如果真的想知道神的話,就應該要去達克希什瓦見聖‧羅摩克里希那,否則不管去哪或見了誰都是浪費時間而已。

一次機會下Narendra終於見到羅摩克里希那,他雖然對羅摩克里希那留下不好的印象,卻還是忍不住再去見他。不過,隨著見面次數增加,Narendra重新評價了這位聖者,也越來越尊敬他。
然而,Narendra是如此充滿智性與自信的人,他完全不同於其他的弟子或信徒,對於羅摩克里希那所說的話,Narendra會追問到底,徹底地檢討,直到他可以全部認同為止。對此羅摩克里希那非常高興。羅摩克里希那對別人總是說要謙虛、要謙虛,只有對Narendra是完全不同的對待。
有一次,「禮拜女神的石像,到底有什麼效果?」、「你看到神或是和神說話,一定是一種幻覺沒錯。」——被如此猛烈地追問後,純真的羅摩克里希那跑進卡利女神殿裡對聖母哭訴:「聖母(Ma)!Narendra他說了好過分的話。難道像Narendra所說,目前為止聖母(Ma)讓我看到的一切、教導我的一切,都是謊言嗎?我被騙了嗎?」聖母笑著安慰他:「再忍耐一下吧。那個孩子現在就是處於會這樣說的時期。之後他會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的。」
縱使Narendra想要恣意妄為、隨他所意而批評老師,但他確實是非常快速地被吸引過來。即使他在表面意識上有所反抗,也起不了作用,就像是被磁鐵吸引過來的鐵片一樣。

一天,羅摩克里希那講述了有關不二一元(advaita)的哲學,但是那對Narendra來說很難以理解。Narendra到隔壁房間,正好有一個平時也滿口道理的人在那,兩個人就邊抽菸邊說「說什麼神以外其他東西都不存在……這個水瓶也是神,這個杯子也是神,所見之物包括你我,全部都是神,這種話能信嗎?太愚蠢了!」語畢兩人放聲大笑。此時羅摩克里希那以處於前三摩地的恍惚表情走進來,靠近兩人,溫柔地笑著,問:「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有趣的事情啊?」然後碰觸Narendra的身體,羅摩克里希那就進入了三摩地狀態。

之後Narendra向其他人描述:「那一瞬間,我的心完全轉變了。全宇宙的一切看起來都是神。我保持沉默,想著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到什麼時候。回到家以後,這樣的狀態也沒有改變。所見一切都是神。餐桌、食物、盤子、伺候用餐的僕人,都和我一樣是散發著光芒的神啊!我吃一兩口以後就停下來,一聲不響地坐著。因為聽到母親說『怎麼啦?為什麼不吃飯,光只是坐著?』,才又開始吃飯。
那段期間裡,手腳都沒有感覺,即使吃著食物,也感覺像是其他人在吃一樣。吃飯吃到一半就睡著啦,或是比平常還多吃好幾倍啦,即使這樣也沒吃壞肚子。母親很擔心,想說我是不是得了重病或是將不久於人世。
這樣的狀態比較減輕以後,這個世界感覺起來就像夢一樣。散步時,我還試著用頭去撞路邊的鐵欄杆,看看它到底是真的欄杆還是虛幻的。因為手腳都沒有感覺,我還想說是不是神經麻痺了。
好幾天我都未脫離那種難以形容的狀態。但是返回原本狀態後,我確信那樣的狀態是不二一元智慧的前兆,深切地感受到,聖典裡所寫的東西絕對不是胡說八道。從那個經驗以來,我對不二一元的吠檀多真理不再有懷疑。

斯瓦米・維韋卡南達(Swami Vivekananda)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